您當前所在位置:知道網絡 > 新聞 > 行業新聞

我們

領英跌倒,脈脈吃飽?
哪家大廠要裁員,哪家公司996,入職哪家公司談到多少薪資,如何面試更容易成功……這些職場人津津樂道的話題,都有一個共同的源頭,脈脈。脈脈由此也被稱為“互聯網茶水間”。
定位職場社交平臺的脈脈,最早對標的是全球職場社交平臺LinkedIn(下稱領英)。曾經,海歸、外企員工、VC、金融從業者,誰沒有個領英主頁,都顯不出他作為精英人士的格調。然而,引入中國八年多,領英中國突然砍掉了社交功能。2021年12月,領英宣布升級為領英職場。有業內人士解讀,領英或將逐漸淡出中國。
趁著這個機會,脈脈火速推出了“領英用戶人脈補償計劃”,期望接手在領英中國失去了人脈的人群。其實,領英中國本就只覆蓋中國極少數人群,脈脈本身也面臨著人群局限和增長乏力的難題。長期囿于科技互聯網行業,人群上難以破圈,職場社交和求職招聘都是低頻的非剛性需求。雖然,脈脈能夠靠匿名社交板塊“職言”維持用戶活躍度,但匿名信息帶來的風險猶如一顆定在頭上的雷。
事實上,脈脈的對手從來不是領英中國,它的挑戰在于自身的突破。成立之初就被稱為中國版領英的脈脈,即使領英中國退出競爭,還是成不了下一個領英。
 
砍掉社交,領英中國怎么了?
2021年12月14日,據領英公眾號消息,領英在中國內地正式發布全新應用“領英職場 ”,幫助用戶連接職業機會,協助雇主找到理想的候選人。改版后,領英職場不再提供用戶原創內容的發布與互動功能。
伴隨著APP更新,領英中國老用戶紛紛在社交平臺惋惜感嘆。“我多年創作的帖子全部消失,來不及備份,近十年耕耘付之東流。沒有了搜索功能,現在就剩下個人主頁展示、企業招聘信息,以前是雙向聯系,現在變成了單向的,功能大打折扣。”張翔說。
作為一個職場社交平臺,領英中國此舉徹底喪失掉了社交功能,有人認為,這相當于把自己最能吸引和留住用戶的功能“閹割”掉了,還有人評價:“領英中國社交陣地的失守,標志著海外最后一個在中國公開運營的主流社交媒體網絡就此落幕。”
領英作為一家全球的職場社交平臺,創建于2003年,總部位于美國硅谷。2014年,領英正式宣布進入中國,曾推出職場社交產品赤兔,但于2019年關閉。截至2021年7月,領英全球會員總數已超過7.74億,覆蓋20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中國會員總數已逾5400萬。
領英在國外是很多職場人士的信息集散地,內涵和外延都比較大。“領英是一個綜合體,有社交功能,也有求職招聘功能,用戶看重上面的商業人群和新聞,比如可以聯系上外企職工、金融行業人士、企業白領,還有獵頭和HR,以及獲取各大公司的業務人士變動。”張翔說,領英功能很全,把一個好的產品引進中國來了,但推廣力度不夠大,活躍度遠遠比不上國外。
目前,領英中國砍掉社交功能的原因尚不明確。不過,過去多年來,領英中國始終是一個少數人群聚集的圈子。究其原因,資深獵頭張智分析,因為領英中國本土化做得遠遠不夠。“領英至今用的還是郵箱的聯系方式,這種方式很低效,也不符合中國人的使用習慣。我最多的時候給50個人發了郵件,一條回復都沒收到;而且,英文不太好的用戶在領英上體驗也不好。”在他看來,領英帶著一種外企的高高在上,不愿意真正做本土化的貼合,很陽春白雪,讓人有距離感。
張智認為,領英放棄了中國最肥的市場,它覆蓋的圈子甚至都不是北上廣深的主流群體。他解釋,社交中有強勢人格,那群在平臺上最自信最樂觀的人,往往是社交的發起者,這種人一般在快速發展的行業,最典型的有互聯網、房地產和前幾年的在線教育行業。
“經歷過996、一夜暴富、裁員的人,自信、分享欲要比其他行業的人強,外企白領、公務員等群體,則相對謹慎,他們所在行業變化也不太大。”張智指出,領英中國自認為覆蓋的是中國社會的精英人群,但它連經濟發展中的新興貴族階層都吸收不了,怎么出圈?所以,領英這樣一個在全球范圍內廣受歡迎的平臺,卻因為本土化不夠,定位小眾而逐漸黯淡了下去。
關閉社交功能,徹底變成一個類招聘軟件后的領英中國,將何去何從?行業內的共識是,領英中國元氣大傷,未來很有可能就此淡出中國。
至于招聘這門生意,張智指出:“招聘平臺的邏輯很簡單,就是一邊通過投放廣告,把簡歷拉到線上來,再把簡歷賣給需要招聘的人,賺的是信息流的差價。”
他認為,領英中國如果真的要做招聘,就應該密集投放,通過營銷吸引各種人,跟智聯招聘、51job、獵聘、Boss直聘正面對決,但如果它還是延續現在佛系的路子,做招聘也很難。
 
領英跌倒,脈脈吃飽?
針對領英中國的調整,脈脈火速推出了“領英用戶人脈補償計劃”,為領英的用戶朋友提供搬家特權禮券。搬家特權包括一個月會員、無限人脈搜索、人脈推薦等權益,聲稱幫助用戶來脈脈重建人脈網絡。
成立于2013年的脈脈,其口號是基于“實名職業認證”和“人脈網絡引擎”,幫助職場人拓展人脈、交流合作、求職招聘。脈脈自稱是1.1億人都在用的職場社交平臺。
所謂的職場社交,大多數用戶的感受是,在脈脈上建立自己的職業履歷展示頁,偶爾看看匿名爆料的大廠動態,經常能收到各種HR和獵頭的好友請求。部分銷售、媒體人員等用它來找人、建立人脈,獵頭和HR則在上面瘋狂尋找目標人群加好友。
截至目前,脈脈共獲得四輪融資。另外,早在2016年,其創始人林凡就宣布脈脈實現盈虧平衡。在2017年,他也曾宣布脈脈可能于2019年尋求在美國上市,但最終沒能實現。
脈脈常被拿來與領英做對比。2019年,領英的“赤兔”下線時,當時的領英中國區總裁沈博陽離職前直言,“脈脈就是披著領英外衣的Secret(匿名社交),用Secret做運營,拉新做活躍,用領英講資本的故事。”
當時,林凡不同意這一說法,并回應稱:“脈脈職言的每日訪問用戶數僅占脈脈APP日活的不到10%。”林凡曾表示,脈脈主要的營收分為廣告、會員費、招聘,三大塊比例大概在40%、40%以及20%。招聘并不是脈脈的主要收入來源。
相比之下,領英的收入則主要以招聘收入為主,領英此前的財報顯示,在其主營業務構成中,人才解決方案占比接近40%,雇用占比35%,而廣告和會員訂閱收費占比共計20%。
但近年來,脈脈的營收構成發生了很大變化。脈脈方面告訴深燃:“單純講倍數,會員是廣告收入的2倍,招聘是廣告收入的3倍”,也就是說,如今,招聘已經成了脈脈的第一大收入來源。
2021年10月,林凡對外表示,2021年脈脈的招聘服務鏈接了718萬職場人,服務了3000家雇主品牌,這一數字較去年同比增長200%,招聘商業收入則較去年同比增長了259%。
獵頭張智用脈脈八年了,他一年大約在脈脈上花1萬多塊錢。“我印象中脈脈日活高的時候到過800萬,我在上面隨便發個招聘廣告都能收到幾百份簡歷。最多的時候張智幫大廠招的人有90%都來自脈脈。
張智的感受是,做中低端的招聘用Boss直聘效果更好,脈脈適合互聯網行業的高端招聘。“因為即使不求職,很多人有業務拓展和社交的需要,也會到脈脈上留個信息,它比其他專門的招聘軟件的用戶數更大。”
他分析,脈脈的優點在于,它能做求職策略參考,用戶可以在脈脈上看目標公司有什么負面新聞,高管是什么背景,公司福利、年終獎怎么樣。同時,獵頭可以用它發揮招聘策略,“我推薦職位時,如果公司的CTO是清華的,我給他推薦技術總監往往是清華畢業,他們成長環境、認知和看世界的方式接近,容易形成共識,脈脈就提供這種價值,通訊功能是它畫龍點睛的地方。”張智說。不過,也有HR和獵頭評價脈脈“消息回復不及時,收費貴,體驗不佳”,并不是行業內招聘渠道的主要選擇。
脈脈CMO胡琛自己也說:“脈脈雖然不是主要的招聘渠道,用戶反饋速度也不及時”,但他認為“媒體人、投資人、銷售類、營銷類等職位效果會更好,這些職位的人活躍度也更高,而且能了解到更豐富的人脈社交關系。”
而脈脈的招聘,張智認為也有提升空間。“脈脈如果打算把招聘作為主要業務,在簡歷管理等功能上還有細化的空間,比如做簡歷管理、知識沉淀,脈脈可以完善這部分,做成小型獵頭公司的作業平臺,這樣雙方生態捆得更緊一點。”
至于脈脈能不能接住領英讓出的用戶,這要看其運營能力和用戶匹配度。目前來看,在脈脈上活躍的外企員工、金融從業者并不多,脈脈能不能搭建適合他們的土壤,還有待驗證。
 
低頻、非剛需、不出圈,脈脈前景何在?
總結下來,脈脈是一個靠職場社交吸引用戶,其中的匿名社交維持用戶活躍度,靠招聘、廣告等企業服務賺錢的互聯網平臺。它從C端拿到流量和用戶的職業資料,在B端滿足企業廣告展示或招聘的需求,這一商業模式業內人士認為是成立的。但也有幾大問題一直困擾著脈脈:職場社交非剛需,求職招聘是個低頻需求,導致脈脈上的用戶活躍度低;匿名社交風險大;用戶群體局限,增長乏力。
資深產品經理判官認為,線上職場社交就是個偽需求。“在脈脈上關注某個人或加了好友,就叫社交連接嗎?現在加上微信都不代表什么,實際上脈脈就是個職場版的Facebook,沒什么深度鏈接。”再加上,普通人求職更是一個非常低頻的需求,正是因為低頻,脈脈上的用戶活躍度并不高。
另外,在人群上,脈脈的主要用戶是互聯網科技圈的人。在判官看來,抓住這個人群是好事,但未來要想提高天花板,它最重要的事情是要破圈。“這樣下去它只是一個互聯網行業的‘微博’,就像豆瓣扣上一個文青專屬的帽子,很難出圈。”
不過,這樣的觀點只是一家之言,在互聯網圈,有以用戶基數大為代表的微信、淘寶、抖音,也有用戶群體垂直的B站、知乎,調性不同,模式各異,企業各自都有生存空間。
在擴大人群上,脈脈也曾經歷過不少坎。2014年,微博指控脈脈惡意抓取用戶數據。微博給脈脈兩個選擇:停掉接口,或者共享用戶數據。后來脈脈敗訴,賠償200萬。與微博的“分手”,讓脈脈失去了一大流量池。
有人會說,脈脈的匿名爆料功能為其貢獻了很大的日活。判官也認可這一觀點,“用戶有匿名吐槽和看公司八卦的需求,這也幾乎讓脈脈變成一個職場吐槽吃瓜平臺,但匿名的內容很容易催生負面情緒、謠言等戾氣很重的東西,是一個并不太體面的功能。”
脈脈也曾因匿名版塊而招致麻煩。2018年7月,脈脈匿名版塊被監管部門責令關停一段時間。此外,脈脈還經常因為一些負面的匿名爆料而被發律師函警告。有報道顯示,在脈脈上,活躍用戶中來自百度的占比超過30%,百度內部甚至一度禁止員工用脈脈,雖然后來解禁,但脈脈的用戶增長瓶頸仍然存在。所以,一直以來,業內人士都評價“職言”功能既是脈脈增加用戶黏性的手段,也是埋在其內部的一顆雷。
判官提到,互聯網產品的核心考量點就是剛需、高頻和標準化三個問題,脈脈的職場社交功能非剛需,求職招聘功能低頻,如果用戶基數和日活提不上來,它的生意始終是個小市場。
互聯網從業者元若認為,脈脈上的人群質量很高,但就是沒辦法利用起來,這么多高質量的人放在一起卻浪費了,匿名爆料只能當熱鬧看看,平臺需要一些干貨。
社交不好做,脈脈這么多年來也一直聲稱要做內容社區。但這需要有合理的激勵機制來吸引大量內容創作者入駐。“我就是一個內容創作者,但我更新內容肯定是要在最低門檻、最大眾的平臺上,比如公眾號、頭條、知乎、虎嗅。在脈脈上,創作者得不到鼓勵,沒有動力”,判官說,而且,如果定位到職場社區,放到社區這個圈子里,范圍又縮小了,微博、知乎等社區這么多,可替代性就會很強。
總體上,脈脈作為中國第一職場社交平臺,有其獨特的地位,平臺上的實名用戶也有著不低的行業價值。同時,它也確實面臨著來自各方的挑戰。未來,脈脈發展的關鍵,在于它能不能破圈,提高行業滲透率和用戶活躍度,或者通過充實平臺內容來激活用戶,而不在于是不是少了領英中國這個對手。
 
來源:深燃

推薦閱讀

A级毛片免费高清视频不卡,免费a级毛片,欧美国a级毛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