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知道網絡 > 新聞 > 行業新聞

我們

云計算三巨頭的“混戰”
與很多互聯網科技領域類似,中國的云計算產業發展常常也被拿來進行“國際對標”,國內的幾大云巨頭不僅要與國外云廠商爭個地位高低,同時也要在技術路徑上進行多重對標。
長期以往,在云計算產業的發展過程中,中國市場的差異化很容易就會被忽略。混合云崛起,并在中國市場受到越來越高的關注和認可,其背后或許是中國的云計算在對標國際巨頭的市場格局時,一開始的路徑就“錯”了。在十分注重合規、安全的環境下,國內政企核心業務全面上云對混合云的需求更為迫切。相比來看,歐美市場似乎就沒有那么迫切。
NASA、FINRA(美國金融業監管局)、FDA等100多家公共事業部門以及GE、諾華、西聯匯款、Capital One等包括金融業在內的眾多傳統企業巨頭,都是直接選擇AWS的公共云服務,而沃爾瑪、大眾汽車等則選擇了Azure的公共云服務。
 
 
盡管國內政企上云的需求非常旺盛,但是由于經濟社會發展快速,在監管合規、數據安全等特定要求的嚴格規范下,混合云顯然更討國內政企市場的歡心。
除此之外,國內政企組織在過去的信息化建設過程中,由于缺乏統籌等種種原因,大多積累了不少五花八門的“家底”,如芯片、硬件、OS等。這些作為企業發展的重要資產,必然是不能扔掉的,那么在上云的過程,如何匹配國產化基礎軟硬件需求,就需要一個對應的云計算體系進行適配。
公共云的通用標準很難契合每家不同的需要。這時候,整合化的混合云的價值和優勢也就體現出來了——以阿里云混合云為例,在整合資源、開放生態等支持下,從硬件生態到應用生態再到集成生態,基本都能一一滿足或擴展實現政企上云需求。如此,既能保證復雜軟硬件組合的當下需求,也能為更領先的物聯網(如依托邊緣站點等方式)提供云服務。
那么,是否也意味著混合云更好更高級?答案不是絕對的。
實際上,按照云的部署模式來看,云可分為專有云、公共云和混合云,但決定云服務質量的根本并非是部署模式,而是底層基礎,譬如自研能力、技術架構等。
特別是在云計算產業發展到當前階段,市場需求在轉變,企業數字化也愈發關注底層基礎與上層應用的協同。在OpenStack受到沖擊的另一面,也恰恰說明了政企上云越來越規范、復雜,在大規模部署、技術架構兼容等需求拉動下,倒逼著云廠商必須具備自研能力來應對這些變化。
混合云,更要如此。因此,值得一提的,國內混合云大規模崛起的根本,是政企數智創新需求的復雜化,更需要自研的、兼容的云資源及能力來滿足政企轉型。
從市場風向來看,自研的混合云正在占據著較高的市場地位,備受青睞。以阿里云為例,通過集成其諸多自研成果如飛天云操作系統、數據庫Oceanbase、分布式中間件Aliware等,其發布了首個全自研原生混合云,進而很好地適應了中國云市場的變化,市場份額在國內保持著絕對領先。由這樣的布局可見,今天的混合云已是各項云能力的集成體,猶如一場精彩紛呈的“交響樂”一般,混合演奏出數字時代的未來。
 
“交響樂”的本質,考驗著混合云操盤手
不同于阿里云在國內市場的處境,AWS、Azure等國外云巨頭在服務國際市場的過程中,發力最多的往往還是公共云領域。根據IDC發布的《全球半年度公有云服務跟蹤報告》顯示,AWS、Azure分別以24.1%、16.6%的市場份額占據在前列,齊頭并進。
相比之下,國內巨頭阿里云在中國混合云市場趨勢以及自身混合云基因的影響下,率先走上了雙軌路徑,一方面持續提供著公共云服務,另一方面則加速走上了混合云的創新道路。而這樣的選擇,也悄悄地改變著幾大巨頭之間的處境。
今天,在混合云的應用路徑上,市場已經步入較為成熟的階段,并對云廠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交響樂來對比的話,阿里云所處在的混合云市場正呈現出三大變化,抬高著行業的門檻。
首先,橫向來看,混合云市場正歷經交響樂從獨奏到全樂器“協奏”的階段。在混合云市場,云的形態愈發復雜,同時,在這個過程中,又要求云廠商能提供統一的云架構、整合的云資源以及更標準化的云界面等等。為了應對這樣的需求,阿里云混合云的思路在于強化“一朵云”的核心要義。那么,什么叫“一朵云”?從阿里云發布的Apsara Stack 2.0來看,大致可以看到三點呈現:
其一,以飛天2.0為核心的專有“公共云”,呈現出一云多芯、一云多Region、全場景災備等特征;
其二,云的能力的持續演化,呈現出從一朵可管理的“云”向一朵可自主運營的“云”,云資源智能管理與云平臺自動化運維等特征;
其三,一體化趨勢顯著,呈現出“邊緣場景智能云化+中心云無縫集成” 云邊一體、軟硬件一體化集成,開箱即用等特征。
由此,基于Apsara Stack 2.0的升級,阿里云混合云正完成從面向單一私有云場景到服務大型集團&行業云場景的升級——在建云方面強調全場景基礎設施云化,在管云方面打造可自主運營的混合云管理平臺,以此形成“協奏”全面推動政企上云。
與此同時,在用云層面,阿里云混合云也同樣延續著這種思路——通過“同行者”項目真正實現技術白盒化,確保與中大型客戶的技術能形成匹配,并基于業務場景構建了“應用+云平臺”一體化運維功能,全面實現協同。其次,縱向來看,混合云如交響曲一般必然需要面對從單一曲調到不同“樂章”的呈現。
這是混合云的另一大考驗,不同企業不同業務規模對云資源的部署要求不盡相同,同時更要適配不同的場景要求以及應對極端情況。如何滿足不同的需求,是每一個混合云廠商都需要面對的。
在阿里云混合云服務多個行業的過程中,這個問題就非常明顯。在服務某電力集團時,從總部到省級共設了N個Region,近萬臺服務器,且要求物理資產數據全部在線化,應用一次開發,全域部署,安全策略統一下發等;而在服務某金融機構時,根據需求點的不同,在滿足基礎資源彈性供給的同時,需更加注重滿足等保三級2.0和金融級可靠性。
可以說,每一個行業都相當于一個新的“樂章”,混合云廠商需要的是在復雜的行業需求中去滿足好不同“樂章”的演奏要求,如此才有全面推動政企上云的可能。
最后,交響樂的高潮是從小旋律到大型經典曲目的演奏,而混合云也類似如此,在市場上面對大規模商用的挑戰。
早前,與公共云相比,混合云往往被質疑“缺乏大規模檢驗”。目前,這種質疑早已隨著諸多行業標桿項目的落地而不攻自破。
就以阿里云混合云來說,其重點業務雙11本身就是一次大規模商用能力的驗證。面向外部,目前阿里云混合云已有近1000家大型客戶,覆蓋了政府、金融、能源、制造、新零售等全行業,并支持了浙江最多跑一次項目等諸多大型政企項目創新上云應用。
由此,在這種規模化的業務項目驅動下,阿里云混合云也得以發展成為最早大規模成熟商用的原生混合云,目前單集群最大規模10K+,專有云服務器總規模100K+,已部署全棧云產品70+,可提供金融級的兩地三中心的災備能力,是業界首家基于云原生分布式架構提供完整兩地三中心能力的廠商。
綜上,當前混合云市場所呈現出來的“交響樂”本質,持續倒逼著混合云廠商進行多面升級。那么,相比于AWS、Azure等國外巨頭專注于公共云,在混合云領域的阿里云等也同樣需要面臨更多維的技術挑戰,如果跟不上以上三大變化,那么其混合云的優勢也就很難釋放出來。
 
來源:科技向令說

推薦閱讀

A级毛片免费高清视频不卡,免费a级毛片,欧美国a级毛一级